九宴WUTAGE

我所聲稱的某些永垂不朽的愛,是在錯過生命後對亡靈的佔有。

©九宴WUTAGE
Powered by LOFTER
 

兩點須臾

一生都在期待世代罔襲的人,到老才發現在他做無用努力的時候別人早完成了階級轉換,這種東西在預期裡是只升不降的。

階級兩端的盡頭都是死亡,這是雲泥之間唯一相似的地方。

 
 

我:我開始緊張了我開始緊張了,糖弟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我就真的要跟金光說再見了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
道長:上次嘟嘟月便當的時候你也是這麼說的,還不是回去看小明了(´ . .̫ . `)
我:………………

我要換宿舍別攔我

 

一場示威你看著人多,五成是三校社會系的學生去湊熱鬧,結束以後全都翻臉不認人,說我們都是去做田野調查的。
笑吐

 

餓死了

偏差生涯是一種模式,在進入這種模式之前首先會出現的則是偏差行為,尤其是有意圖的偏差行為。沒有人是在沒有偏差行為的情況下進入偏差生涯的。

相較於有意圖的偏差行為,無意的偏差行為類似於:因為沒看到交通標誌而犯規。有意圖的偏差行為就是所謂的知法犯法了。

產生有意圖偏差行為的原因有兩點,第一,動機與早年經驗有關,在早期的經驗中由於社會結構產生了『緊張』strain。第二,避免了傳統承諾。此處的承諾為發展,比如避免進入傳統的社會同盟,類似於小孩子沒有在規定年齡進入學校,或者輟學,沒有工作成為無業遊民。再一個可能使用了中立化的技巧。

我更願意在筆記上中立化技巧的旁邊再寫上“內心的脫罪方法”,中立化技...

 

她想,噢,是这样啊。


嘴上答着,“我不知道。”心里又想,噢,是这样啊。


可能世上根本不存在释怀这种东西。她还是要做梦,那些无用的脑细胞波动,除去将眼瞳染成绿色之外的唯一功用,从过去丢在记忆深处的碎片搜刮出来,一个个拼好,拼成一个新的,不可能的噩梦。


从一个载具换到另一个载具,从未删除过的聊天记录,第四区的天气预报,还有夕雾之下等着载她回去的人,一切都不存在了。


 

一塊足具鈍感與黏膩的泥塘

 

到處都是ddl

寫作業寫到腦殼疼,等考完我要大睡特睡

 

面對這些困擾,我終於明白這就是所謂的杞人憂天,他們不知道真正的天是怎樣的所以憂愁,只不過杞人的天真的是會塌的。

 

鍵盤串鍵了,翻白眼

 

因後背被敲打而停下腳步,轉過身,老人舉起的手杖還停在空中。
「不要在麥田裡尋找蘋果,你該去果園。」

 

雖然佔tag很抱歉,但是下了鏑鏑的訂單以後,每天都希望能勾搭到蒼鷹的偶主……

不知道lof會有嗎……

 

「後來我又在南部車站的月台上見過他一次。最先看見的是他妻子,個子高,頭髮剪得很短,圍了一條毛的圍領子,遮住了脖子。看就是他會喜歡的類型,隨即竟真的見他從人流裡出來,挽了女子的手臂而去。我才想起你說他已經完婚,那該是他妻子了。至於他,自然還是老樣子。
再後來火車鳴笛,我就上車去了。」

 

果汁不可以談戀愛

 

只聞新人哭,不見故人笑

故人的優點在於,他永遠不動,不犯錯,永遠維持那個令人心動的模樣。
然而新人把握著絕佳的王牌,他有成為故人的可能性。他可能會消失,會眼睜睜隕落在你面前 。

所以,選吧?

 

時至今日仍說的出“最喜歡”三個字,毫不猶豫矢志不渝。

 

今晨夢境

女魔吸乾了她左側的乳汁,藤蔓就從她的身體裡生長出來,從陰戶從喉嚨,開枝散葉。

遊戲二周目象鼻人回合 boss戰的過場動畫

 

本日金句

要想子孫好,自己管住屌。

 

本日金句

“我說句難聽的吧,如果你要是真像你標榜的那麼忠心耿耿的話,那是絕對不可能活到現在這個年紀的。”